中國空間站向世界開放的幕后故事

9個項目將圍繞長期太空飛行人類的健康、微重力條件下流體物理和燃燒規律、宇宙觀測、新型材料等方面展開。

《面對面》記者專訪了此次合作項目國際評審專家組組長、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總設計師周建平,講述中國空間站向世界開放的幕后故事。

免費服務 9個項目怎樣成功入選?

2016年3月,在天宮二號還沒有發射入軌時,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就與聯合國外空司簽署了《利用中國空間站開展國際合作諒解備忘錄》,商定利用中國空間站為各國提供科學實驗機會,并在未來為他國航天員或載荷專家提供在軌飛行機會。

2018年5月,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與聯合國外空司面向聯合國各成員國聯合發布合作機會公告,邀請各成員國參與圍繞中國空間站的空間科學應用,共收到來自27個國家的42個項目建議書。經項目評估選拔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審議確認,共有18個項目建議書通過初選審查。

2019年6月10日至11日,項目評估選拔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審議確認,太空腫瘤、星云氣體的光譜研究等9個項目成功入選。

周建平:我們沒有限制入選項目的數量,但是我們確實要求它的質量和可行性。有的項目很好,但是條件一看明顯不具備。

記者:比如說?

周建平:比如說有的可能體積太大,也有些項目我們認為不需要上太空去做,在地面做就可以了,太空畢竟是很珍貴的資源。

中國空間站將為項目申請方提供免費的上行發射和空間站運行機會,以及測控、回收等保障性服務支持,研發經費則需要由項目申請方自行承擔。

記者:他們用咱們的地方到天上做實驗,不收錢?

周建平:不收錢。

記者:我們花了那么多錢,為什么不收他們的錢?

周建平:這是一種互利的合作,成果可以共享。因為科學研究很多都是面向重要的科學問題,不是面向商業的目的。有一個歐洲團隊提出研究腫瘤細胞在太空環境下生長的機制,這是關系到人類健康,特別是今后在太空中健康的一個重大問題。

曾被拒之門外如今敞開大門 美國項目沒有達到合作標準

上世紀90年代,以美國、俄羅斯為首,包括加拿大、日本、巴西和歐空局等共16個國家參與研制國際空間站。在籌劃建設時,中國曾經申請加入,但被拒之門外。

記者:當時我們為什么沒有在被邀請的范圍之內?

周建平:中國是非常愿意參與國際合作的,但是在航天技術方面,美國這樣的國家,應該說從來都對中國采取的是不允許合作。那個時候中國的航天技術和現在比還是有比較大的差距的。在國際合作中,你要有實力才有話語權。

被國際空間站拒之門外后,中國便走上了一條艱難的建設自己空間站的道路。2017年,天舟一號貨運飛船與天宮二號空間實驗室成功對接,并成功完成首次推進劑在軌補加實驗,標志著我國建成了空間站貨物運輸系統,也正式叩開了中國“空間站時代”的大門。隨著國際合作項目的開展,這扇大門也將向全世界敞開。

記者:既然我們被拒絕過,為什么我們現在不去拒絕,反而早早把大門打開?

周建平:我們不應該參照他們的價值觀和標準去做,中國發展載人航天技術非常明確的目標就是,我們要和平利用太空,要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

記者:我們這次去選項目的時候,有沒有排斥來自美國的項目?

周建平:我們沒有排斥任何國家,也沒有限定任何范圍,有美國團隊參與申報的項目。

記者:為什么沒選上?

周建平:我是國際評審組的組長,兩輪評審都是我主持的,我們完全就是從科學價值從技術的考量來評審的,美國的項目我們認為沒達到我們要求的標準。

中國空間站可能是未來世界唯一空間站 中國還會為其他國家培養航天員

未來,中國載人航天將以更加開放的姿態開展國際間的交流與合作,歡迎更多伙伴加入中國載人航天合作的“朋友圈”,與世界各國分享中國載人航天發展成果。可以預見的是,如果國際空間站不延長使用壽命,很可能在2024年退役。也就是說,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中國空間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空間站。

周建平:那個時候資源會更寶貴,科學家可以選擇的機會會更少。我們建這個空間站就是為了科學研究和應用,通過這次合作,我們的影響會逐漸變大,會有更多科學家參加我們空間站的科學研究工作。大家能夠充分共享知識、共享技術、共享科學研究成果、更高效利用有限的資金,這本來就是人類文明共同的財富。

記者:我們以后會給國外培養航天員嗎?

周建平:會的。

記者:會將他們送上太空嗎?

周建平:會的,也有很多國家表達了這方面的愿望。



25选5玩法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