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藥集團:雙氫青蒿素將在2026年前后上市

于近期提出應對“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切實可行治療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等適應癥”“傳統中醫藥科研論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進展,獲得世界衛生組織和國內外權威專家的高度認可。深入研究抗瘧機理,攻堅“青蒿素抗藥性”難題!

自屠呦呦發現青蒿素以來,青蒿素衍生物一直作為最有效、無并發癥的瘧疾聯合用藥。然而,世衛組織最新發布的《2018年世界瘧疾報告》顯示,全球瘧疾防治進展陷入停滯,瘧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在2020年前瘧疾感染率和死亡率下降40%”的階段性目標將難以實現。究其原因,除對瘧疾防治經費支持力度和核心干預措施覆蓋不足等因素外,瘧原蟲對青蒿素類抗瘧藥物產生抗藥性是當前全球抗瘧面臨的最大技術挑戰。

世衛組織和東南亞國家的多項研究表明,在柬埔寨、泰國、緬甸、越南等大湄公河次區域國家,對瘧疾感染者采用青蒿素聯合療法(“青蒿素藥物”聯合“其他抗瘧配方藥”療法)的三天周期治療過程中,瘧原蟲清除速度出現緩慢跡象,并產生對青蒿素的抗藥性。

屠呦呦認為,要想破解“青蒿素抗藥性”難題,就必須搞清楚青蒿素的作用機理。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員王繼剛說,青蒿素在人體內半衰期(藥物在生物體內濃度下降一半所需時間)很短,僅1至2小時,而臨床推薦采用的青蒿素聯合療法療程為三天,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殺蟲窗口只有有限的4至8小時。而現有的耐藥蟲株充分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變生活周期或暫時進入休眠狀態,以規避敏感殺蟲期。同時,瘧原蟲對青蒿素聯合療法中的輔助藥物“抗瘧配方藥”也可產生明顯的抗藥性,使青蒿素聯合療法出現“失效”。

經過三年多科研攻堅,屠呦呦團隊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終獲新突破,提出新的治療應對方案:一是適當延長用藥時間,由三天療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療法;二是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產生抗藥性的輔助藥物,療效立竿見影。

國際頂級醫學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志(NEJM)》近期刊載了屠呦呦團隊該項重大研究成果和“青蒿素抗藥性”治療應對方案,引發業內關注。

屠呦呦認為,解決“青蒿素抗藥性”難題意義重大:

一是堅定了全球青蒿素研發方向,即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青蒿素依然是人類抗瘧首選高效藥物;

二是因青蒿素抗瘧藥價格低廉,每個療程僅需幾美元,適用于疫區集中的非洲廣大貧困地區人群,更有助于實現全球消滅瘧疾的目標。

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一期臨床試驗結果謹慎樂觀

記者了解到,在“青蒿素抗藥性”研究獲新突破的同時,屠呦呦團隊還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具有高變異性的紅斑狼瘡效果獨特。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原院長張伯禮稱,傳統治療紅斑狼瘡只能使用免疫制劑保守治療,難以根治且存在繼發感染等風險。

根據屠呦呦團隊前期臨床觀察,青蒿素對盤狀紅斑狼瘡、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治療有效率分別超90%、80%。佩德羅·阿隆索肯定了這種可能,同時他也認為,必須進一步根據國際標準,經周密設計和嚴格實施的臨床試驗才能得出最終結論。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物臨床試驗批件》顯示,由屠呦呦團隊所在的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提交的“雙氫青蒿素片劑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盤狀系統性紅斑狼瘡的適應癥臨床試驗”申請已獲批準。昆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作為負責單位開展臨床試驗。

青蒿素等傳統中醫藥科研論著有望首次納入《牛津醫學教科書》

記者從中國中醫科學院獲悉,由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員廖福龍等專家撰寫的青蒿素等傳統中醫藥科研論著,有望首次納入即將再版的國際權威醫學教科書《牛津醫學教科書(第六版)》。業界認為,這將成為中醫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實踐成果。

新華社專訪屠呦呦:青蒿素依然是抗瘧首選藥物

“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青蒿素依然是人類抗瘧首選高效藥物。”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近日接受新華社記者獨家專訪時披露,她與團隊成員經過多年攻堅,在“青蒿素抗藥性”等研究上獲得新突破,并提出合理應對方案。

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2018年世界瘧疾報告》顯示,全球瘧疾防治進展陷入停滯。多項研究表明,在大湄公河次區域等地區,出現不同程度的青蒿素抗藥現象。

“適當延長用藥時間,或者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產生抗藥性的輔助藥物,所謂的‘青蒿素抗藥性’問題就能得到解決。”屠呦呦告訴記者,經過三年多科研攻堅,其團隊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就“青蒿素抗藥性”提出合理治療應對方案。

過去20余年間,青蒿素聯合療法在全球瘧疾流行地區廣泛使用。據世衛組織不完全統計,青蒿素在全世界已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每年治療患者上億人。

“青蒿素抗瘧藥價格低廉,每個療程僅需幾美元,適用于疫區集中的非洲廣大貧困地區人群。”屠呦呦說,“聚焦研發廉價青蒿素抗瘧藥有助于實現全球消滅瘧疾的目標。”

在攻堅“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同時,屠呦呦團隊還研究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高變異性紅斑狼瘡效果獨特,目前已開展一期臨床試驗。“青蒿素對治療紅斑狼瘡存在有效性趨勢,我們對試驗成功持謹慎的樂觀。”屠呦呦說,“希望青蒿素能夠發揮更大作用,造福全人類。”

與此同時,由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員廖福龍等專家撰寫的青蒿素等傳統中醫藥科研論著,有望首次納入即將再版的國際權威醫學教科書《牛津醫學教科書(第六版)》。業界認為,這將成為中醫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實踐成果。

“中醫藥不是中國人的獨享,應該在‘健康絲綢之路’等領域發揮更大作用,給全人類健康提供中國智慧、中國經驗、中國方案。”屠呦呦指出,青蒿素的成功說明中西醫各有所長,應該有機結合、優勢互補,共同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發揮作用。

談到對年輕人的期許,屠呦呦鼓勵年輕科研工作者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多做原始創新,切忌學術浮躁。

耄耋之年的屠呦呦,仍堅持在科研一線,雖備受病痛困擾,仍心懷濟世之志。“作為一名醫藥科技工作者,就是要為全人類健康服務。”屠呦呦說。

這些股票或因此受益

若屠呦呦的新突破仍與青蒿素有關,則青蒿素概念股或因此受益。其實,早在屠呦呦獲得諾獎的時候,這些股票就有反應。據當時總結的資料顯示,以下公司與青蒿素有關:

復星醫藥:控股子公司桂林南藥青蒿琥酯于2010年正式通過WHO-PQ認證,在WHO建議的5個復方中有3個包含青蒿琥酯,創新藥品Artesun(注射用青蒿琥酯)為全球首創,已經成為WHO強烈推薦的重癥瘧疾治療首選用藥。2014年,復星青蒿琥酯類藥物銷售額超過2億元人民幣。

昆藥集團:昆藥為諾華蒿甲醚原料的供應商,并且擁有蒿甲醚針劑的生產批文,2015年9月29日昆藥完成對華方科泰的收購后獲得雙氫青蒿素哌喹片等青蒿素類產品。目前昆藥蒿甲醚針劑及雙氫青蒿素哌喹片(科泰復)都正在申請WHO-PQ認證。2018年底,昆藥集團與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簡稱“基金會”)簽署了“昆藥集團科泰復(雙氫青蒿素磷酸哌喹)世衛預認證合作”協議。

浙江醫藥:諾華Coartem(蒿甲醚 本芴醇)的組分本芴醇的供應商,有蒿甲醚原料批文。

新和成:具有青蒿琥酯制劑和原料、雙氫青蒿素制劑批文。

華潤雙鶴:具有雙氫青蒿素制劑批文。

白云山:有青蒿素批文。



25选5玩法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