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生物學家破解“李存孝打虎處”腳印為恐龍足跡

“李存孝打虎處”的“虎爪印”特寫(攝影/邢立達

該研究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邢立達副教授、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教授、英良世界石材自然歷史博物館執行館長鈕科程先生、德煦古生物研究所所長冉浩等學者共同研究,論文發表在國內知名地學期刊《地質通報》上。

早在上世紀80年代,古生物學家和地質學家就在馬陵山中生代白堊紀地層中,發現多處恐龍足跡化石。這些足跡化石清晰地展現在紫紅色的粉砂巖層面上,造跡者包括小型蜥腳類恐龍、獸腳類恐龍等。他們并在2009年發表了該區的首篇恐龍足跡論文,邢立達對記者介紹。

與那些暴露在野外的足跡不同,新沂市馬陵山的恐龍足跡卻是當地馬陵山風景名勝區的一處景點,上面的足跡被認為是李存孝打虎的時候留下的人腳印和老虎足跡。2018年7月,海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2016級研究生王楊子看到一些馬陵山恐龍足跡的新聞報道后,猜測新沂的“李存孝打虎處”的足印與恐龍足跡很相似,并通過社交媒體與論文作者取得聯系。“我一直非常關注民間傳說與恐龍足跡關聯,我看到王楊子提供的照片后非常激動,這些足跡是典型的恐龍足跡,”邢立達回憶道,“該地恐龍行跡的間距很有規律,模式清楚,爪痕明顯,這是典型的肉食恐龍足跡的特征。”邢立達隨后兩次組織了專家學者前來考察。

“新沂發現的足跡長度約15厘米,有著尖銳的爪痕,古人從爪痕聯想到老虎的爪子,”英良世界石材自然歷史博物館執行館長鈕科程告訴記者,“但貓科動物足跡的模式與蜥腳類足跡完全不同。我們將這個足跡做成3D模型,未來將與我館大量珍貴的各類足跡化石藏品一起陳列在本博物館中,向人們介紹這個鐫刻在石頭上的有趣故事。”

該足跡點的“人足跡”在世界各地都多次被誤認為人腳印。“這是因為獸腳類恐龍足跡的三個趾在長年累月的風化中消失,而由于地面泥濘又陷入了部分腳后跟而造成整體輪廓類似人足,”邢立達解釋道,“美國著名足跡點,德克薩斯州的玫瑰谷就發現過大量類似的足跡,且長期被擁護神創論的人們認為是人與恐龍共存的化石證據。”

首都博物館考古專家陳郁表示,關于李存孝的景點非常多,馬陵山足跡點很可能只是因為印記與虎、人的腳印相似,而引起民眾與李存孝打虎的傳說相聯系,并不代表真實的歷史。

目前,考察隊的專家正在與馬陵山風景名勝區及當地管理部門溝通,制定保護方略,讓這片罕見的足跡得到更妥善的保護,并發揮更大的科學與科普價值。



25选5玩法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