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學會了互聯網 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一票難求

像賣假票或者用點手段搞到門票再倒賣的情況,一點兒都沒少。最近,差評君在網上閑逛的時候看見了一則有關的新聞,有不下五十個歌迷在摩天輪、票牛等網絡平臺購票,去看樂隊“ 落日飛車 ”的演出,臨檢票時居然被工作人員攔下,說票是假的。

現場一下炸了鍋,在開場前為發放門票創建的微信群中,一個歌迷說:“ 沒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經歷這么件事。” 下面跟著一串 “ 沒想到 1 ” 的回復。

( 圖片來源:黑貓投訴 )

“ 假票 ” 羅生門

說“ 沒想到 ”的還有現場發放票的平臺商家,他說自己

“ 被糖果 LIVE 坑 ” 了。

一張截圖顯示,該商家對歌迷解釋稱,“ 主辦方沒允許它賣 ”、“ 然后它這個渠道的最后卡住不讓進了 ”。

這么看來,場地方、圈內知名的 Live house 糖果 LIVE 背著主辦方制售了批假票?

差評君跟幾個演藝圈的朋友一說,他們都認為有蹊蹺,L 說,“ 產業鏈里,主辦方跟場地是緊密聯合的,真要是場地,那就是不想干了,何必賺那么點小錢?”

差評君算了下,這場演出票原價 214 元,50 張加起來區區一萬出頭。

很快,糖果 LIVE 相關負責人在有關新聞頁面做出了回應,“ 本次事件是由涉案人員有組織有預謀的制作假票售賣假票團伙詐騙行為,與主辦方場地方無關,主辦方和場地方均未授權給除秀動票務以外的票務公司進行票務銷售。”

差評君聯系上該負責人,她稱,糖果 LIVE 原來也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 責任判定要以執法部門結論為準。”

據歌迷轉述其與涉事平臺摩天輪、票牛的交涉稱,平臺不承認商家通過它們賣出的票是“ 假票 ”。

為了了解事情真相,差評君決定看一看摩天輪和票牛這兩個票務平臺,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票務公司 “ 資質認證 ”生疑

摩天輪、票牛的首頁看起來和傳統票務網站大麥、永樂并沒多少區別,有演唱會、話劇歌劇、體育等多個類目,每個類目下都有若干演出的海報和基本信息。

區別在于,摩天輪和票牛有一個“ 折扣專區 ”,部分演出的海報上標注了如“ 2.4 折起 ”、“ 5.9 折起 ”等標簽。點選演出詳情頁選票,會看到有的檔位顯示“ 缺票 ”,有的顯示“ 折扣 ”,還有的顯示“ 溢價 ”。

選好了票,進入訂單確認頁面,一般會看到“ 票品提供:xx 票務 ”字樣,并有“ 資質認證 ”標識,還有“ 預計 x 月 x 日前發貨 ”或“ 演出當天現場取票 ”等備注。

這時候我們先要搞清楚擁有什么資質的公司才能從事演出活動以及票務經營。按照按照《文化部關于規范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和《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的規定,除營業執照外,還需取得“ 營業性演出許可證 ”

正常情況下,當點開票牛票務平臺付款頁面,我們能看到商家信息和資質,是這樣的:

( “ 汪峰 2019 ‘ 就這樣 ’ 巡回演唱會-北京站 ”在票牛的票品提供商 )

然而在實際情況中,不少票牛平臺的票品供應商資質存疑。

差評君點開“ 許嵩尋寶游戲 Vae2019 巡回演唱會 北京站 ”頁面,所有檔位的票均顯示“ 溢價 ”,其中原價 1280 元的內場票現價 1931 元。而票品提供方為“ 萬達票務 ”,在資質信息卻僅有一張營業執照。

“ 汪蘇瀧巡演 北京站 ”的票品提供方“ 龍騰票務 ”和“ 李宗盛青島演唱會 ”的票品提供方“ 巴啦啦票務 ”都出現了類似“ 萬達票務 ”的情況,僅上傳了一張營業執照。

而“ 許嵩武漢演唱會 ”的票品提供方“ 訂票網 ”、“ 張信哲濟南演唱會 ”的票品提供方“ 鑫創票務 ”在“ 資質認證 ”一欄上傳了兩張相同的營業執照。

( 糊弄誰呢?)

還有更大膽的,票牛平臺“ 不說再見系列演唱會 北京站 ”的票品提供方“ 天賦羅 ”、“ 許嵩上海演唱會 ”的票品提供方“小公舉票務 ”、“ Motorama 巡演 北京站 ”的票品提供方“ 杰程票務 ”不光沒有“ 資質認證 ”標識,也無法點擊查看其營業執照等任何信息。

摩天輪票務平臺也沒能幸免。

差評君隨機調查發現“ 哈爾濱站 戲劇人來瘋 相聲新勢力 2019 巡演 ”的票品提供方“ 格宇文化 ”同樣是僅上傳了兩張相同的營業執照,無營業性演出許可證;

“ 2019 德云社北京相聲大會——三里屯德云社劇場 ”的票務提供方“ 誠信票務 ”的營業性演出許可證有效期是到 2015 年 12 月 31 日,也就是說,這張許可證已經失效四年了;

經多次嘗試,“ 北京站 開心麻花經典爆笑舞臺劇《 烏龍山伯爵 》”的票品提供方“ ticket 華夏 ”的“ 商家資質 ”始終顯示“ 無法加載圖片 ”;

摩天輪“ 北京站 許嵩尋寶游戲 Vae2019 巡回演唱會 ”的票品提供方“ 新青年票務 ”的營業性演出許可證就更有意思了,經營范圍寫的是:聲樂,器樂,舞蹈,雜技,其他( 民間文藝 )。仔細一看,單位類別是內資文藝表演團體,這和演出經紀機構是兩回事兒好吧……

黃牛學會了互聯網,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一票難求

差評君特意致電了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工作人員回復:

“( 文藝 )表演團體怎么能從事( 演出 )票務呢…… 文藝表演團體和演出經紀機構雖然都是營業性演出許可證,結果文書是一樣的,但是經營范圍不一樣,不可以的,只能從事文藝表演。”

另外,摩天輪上的商家資質只能在 App 上查看,登陸網站只能看到票品提供方的昵稱。并且,可能作為“ 商業機密 ”,用 App 每次查看商家資質還須輸入手機號、圖形碼和驗證碼,增加消費者的查看成本。

繞過 “ 驗真 ” 環節

上面扒出的是兩個平臺在商家資質核驗上的漏洞,那么差友們可能也要問了,流通中的票到底是真是假,平臺會去甄辨嗎?

答案是不一定。

差評君在票牛的網站上找到了它的“ 服務流程 ”,介紹了上門自取、快遞配送、電子票、現場自取四種交付方式:

黃牛學會了互聯網,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一票難求

也就是說,后兩種方式是沒“ 驗真 ”這一環的,而這次“ 落日飛車 ”假票事件采取的交付方式正是現場自取。

差評君就現場自取的驗真問題詢問票牛客服,客服稱“ 保真 ”。

黃牛學會了互聯網,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一票難求

那么擔心假票那就選前兩種方式啊,但問題來了,很多演出票在確認下單時只限定“ 現場取票 ”這一種,且取票時間限定在演出開場前的幾個小時。

這意味著,我為了看某某演出,提前訂好車票和酒店,趕到另一個城市,還要承擔現場取到的票有問題、被攔在門外的風險。

當然,票牛也在網站上說了:“ 票牛對所有票品進行真票承諾,如果發現票牛所售票品為假票,一經核實將按訂單支付價的 1000% 進行賠償。”

但交付前驗真和售后賠付完全是兩回事兒。平臺又憑什么在沒有經過自己驗票的情況下作出這樣的承諾呢?

在摩天輪上,差評君看到有快遞、現場取票和上門自取三種交付方式,有“ 票品保真 ”、“ 假一賠三 ”字樣。客服稱,“ 現場取票的方式,也是我們安排工作人員到現場發放票品的呢。”

不過經再次確認現場發放票的有沒有可能是商家時,客服含糊地說,“ 我們合作的賣家都是有一定資質的呢,您收到短信后根據短信內容進行取票即可。”

黃牛學會了互聯網,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一票難求

然而摩天輪在《 第三方商品平臺交易服務協議 》中作了相關表述,“ 可能由本平臺的工作人員在指定地點向用戶交付票品,也可能由賣家直接交付給用戶。”

看起來,摩天輪也沒有解決現場取票的驗真問題。

黃牛=平臺?

說了這么多,差友們可能也明白了,摩天輪、票牛其實就是二手票務交易平臺,匯集著各級票務公司和黃牛。

據研究機構 Analysys 易觀發布的《 中國現場娛樂票務市場年度綜合分析2018 》,用戶規模和使用粘性上,大麥獨處第一梯隊,其次是永樂、秀動、摩天輪、票牛等現場娛樂在線票務 App。

摩天輪、票牛自稱使用了多渠道供票低價優先的技術,票價由商家自主發起,但平臺會把報價最低的商家推給用戶。平臺會向商家和買家收取物流費、服務費等。

當然,商家可以根據平臺需求適時調價,這就是為什么會出現溢價和折扣。

差評君好奇的是,那些大商家有沒有可能在平臺上捂票炒票、影響市場價格賺更多的錢呢?

一名演出票黃牛對差評君說,“ 肯定會的。他們都炒得高嘛,看需求。”

他說,“ 那些( 平臺 )跟黃牛沒區別。”

有業內人士也佐證,有的黃牛即使手里有票,但也會告訴用戶沒票了,他們會在平臺注冊多個身份,把票價炒高。

在黑貓投訴上,差評君看到,不少人投訴摩天輪、票牛上的商家遲遲不發貨,有的商家會在演出開始前一兩天告知用戶無票,但同一演出頁面仍有同規格的票在售,但價格已經漲了一半。

黃牛學會了互聯網,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一票難求

( 圖片來源:黑貓投訴 )

上面提到的演藝圈朋友 L 告訴差評君,這很可能就是黃牛的一般操作手法:“ 自己完全沒票,在網上掛出有票信息,賣了一張票收到錢,再去市場上買票,吃個差價,沒買到就退款。”

這也許是為什么很多商家把發貨時間定得離演出日期那么近。這段時間間隔,他們能做的事情很多。最后即使違約了,成本也不算高。按照摩天輪的無票賠付規則,商家最多賠付一倍于訂單金額的現金;若按票牛的規則,最多賠付票面價兩倍的現金而已。

平臺出現的原因在于演出市場的旺盛以及消費者的剛需,正所謂“ 優化票務流通效率,也為用戶提供較為可靠的交易平臺 ”,只是票源混亂,又缺乏必要的質檢環節,變相讓這些二級票務平臺和“ 黃牛 ”站在了同一條利益共生鏈上。

一定程度的溢價可以理解,只是這溢價過高,還真假難辨,最終的后果唯獨要由消費者來承擔罷了。

“ 話說最近音樂節門票越來越貴,音響效果還是沒怎么提升……”



25选5玩法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