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香港后 比特大陸吸取教訓再戰IPO

面對媒體詢問,比特大陸方面表示“不予置評”,但該消息還是引發了市場的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比特大陸傳出重啟IPO的消息距離其在香港上市失敗過去還不到三個月時間。

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比特大陸就重新沖擊資本市場也并非完全出乎市場意外。3月底,比特大陸的內部信中就明確發出信號,“未來,我們會在合適的時間,重新啟動上市工作。”

幣圈一天,人間一年。2018年9月,比特大陸在港交所提交招股文件時,比特幣價格已經從前一年的頂峰—接近2萬美元跌落至6000多美元,整個幣圈都陷入泥濘之中,當時的挖礦行業也即將步入寒冬。據媒體報道,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比特大陸收入僅為 2 億美元,虧損額卻高達 5 億美元之巨;不過,比特大陸公關人員對此回應稱“傳聞不實,我們會嚴格按照上市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在適當的時候進行公告。”

比特大陸2015-2018年上半年財務數據(數據來源:比特大陸向港交所提交的IPO招股書)

而眼下形勢已經完全不同,自3月份以來,比特幣價格開始重新飆升,6月22日,其價格突破1萬美元之后繼續狂飆;截止到6月27日,比特幣價格已經接近1.3萬美元,相比年初漲幅超過200%。

比特幣近期價格走勢圖(圖片來源:coindesk)

幣價的上漲不僅帶動了整個幣圈的復蘇,礦工們也從冬眠中蘇醒。挖礦行業的重新火熱也給比特大陸帶來利好,作為市場份額超過70%的礦機巨頭,其礦機也開始變得一機難求,官網顯示其礦機已經全部售罄。

市場的回暖對于重啟IPO的比特大陸來說無疑是有利的條件。此外,據全天候科技了解,經歷了港股上市失敗后,該公司在業務梳理、企業治理、人員結構方面也采取了一些動作,清掃了一些上市的障礙。

比特大陸最終能否順利登陸美國資本市場,如果其IPO成功,它還將面臨來自哪些方面挑戰,這些疑問目前依然未知。

1

比特大陸的利好

“挖礦的日子幸福不,兄弟們?”在一個礦機交流群里,“礦工”老劉明知故問地問剩下的人。

“躺著賺錢的日子真幸福”,有人接了他的問題說,“現在挖礦賺的錢,天天花,花不完。”

這是老劉想聽到的答案。自3月份以來,幣價連續的飆漲,礦工老劉也迎來了自己的春天,每天光看著自己的礦機他就感到通體舒坦,這些礦機每天源源不斷地在為他創造利潤。

不過,群里大部分人對這個問題都保持沉默,這不代表他們不幸福,只不過他們忙的沒時間來回答這個問題。

老劉早就發現,這個已經滿員許久的千人群最近活躍度大不如以前了——這是市場轉暖的信號,說明大家都在忙著挖礦了。老劉還記得,在去年年底的時候幣價跌到3500美元,那個時候是群里最熱鬧的時候,閑著沒事干的礦工們經常在這里聊天。

不過也有人感覺不到幸福,“搶不到礦機,幸福啥子”,另一位群成員表達了自己的不爽,在幣價上漲的情況下,礦機變成了稀缺資源,一機難求。

一位來自深圳華強北賽格廣場的“XX礦業”的銷售人員舉例稱,以一臺算力為14.5T的螞蟻礦機S9J為例,在去年12月份,一臺帶官方電源的機器價格僅在1000元出頭,而現在他所在的公司就一臺不帶電源的裸機給出的最新報價是4100元,且每天以加價200元的速度在上漲。

“幣價漲了,機器也會跟著漲,機器都看幣價的。”他解釋道。盡管礦機的價格每天都在漲,但礦機也是靠搶,他稱沒統計過每天能賣多少臺機器,“只知道貨不夠賣。”

“礦機廠商現在都是供不應求了,中間渠道商、二手商開始高價喊單。”熟悉幣圈的區塊鏈投資人錢晶也表示,對于礦機公司來說,礦機供不應求是眼下的普遍情況。

作為市場份額超過70%的礦機巨頭,比特大陸無疑是最大的贏家之一。在其官網上,所有的機器都是售罄狀態,“現在所有的礦機都很難搶,跟火車票差不多”,上述銷售人士表示,其中螞蟻礦機最受歡迎,“搶到就是賺到”。

比特大陸的礦機均已售罄(圖片來源:比特大陸官網)

“差不多一個月回本吧”,上述礦工老劉也表示,按照某網站的測算,按照眼下的幣價和0.3元/度的電費成本來算,一臺14T的S9礦機每日的凈收益超過30元。

而就在半年之前,比特大陸還在為礦機的滯銷而苦惱。2018年11月發布的搭載比特大陸首款7nm芯片的螞蟻礦機T15、S15發布后,曾經祭出巨額的折扣,算上當時的優惠券,這兩款礦機的售價降幅分別高達57%和53%。

而最近三個月以來,比特大陸不僅一掃礦機滯銷的陰霾,反而不斷的開發出多款新礦機投入市場。

3月份,比特大陸正式發布采用Equihash算法的新品螞蟻礦機Z11,該礦機可支持大零幣(Zcash)等加密數字貨幣挖礦。4月份,比特大陸發布了搭載了第二代7nm礦機芯片BM1397的新一代螞蟻礦機S17及S17 Pro系列,最高算力可達56TH/s。

6月中旬,比特大陸正式上線新品 S9 SE和 S9K。而這兩款礦機實際上是經典機型S9的升級迭代版。

巨大需求甚至推動比特大陸將一些老的礦機進行重新升級投入市場。有業內人士表示,比特大陸還將自己礦場的一些礦機也拿出去賣,已經賣光了幾個礦場的機器,其中有十幾萬臺S9,此外還清倉了了10萬臺L3萊特幣礦機。

對于重啟IPO的比特大陸來說,業務上的利好還不止于礦機業務。

在人工智能芯片業務上,比特大陸的新AI芯片BM1684即將投片,搭載這款芯片的SA5服務器將于今年第四季度向市場交付。

比特大陸在業務合作上也有了新的進展。年初,比特大陸與福建省簽署的福州“城市大腦”合作繼續推進;5月份,比特大陸與明略科技、福建算域宣布在AI、大數據等相關領域開展廣泛深入的合作,包括城市大腦、智慧城市、智慧社區、智慧交通、智慧安防等。另外,比特大陸與北京海淀區還簽署了合作意向書。

幣價的上漲也讓比特大陸所持有的加密貨幣得到增值。此前,比特大陸向港交所提供的招股文件顯示,加密貨幣資產占比特大陸總資產的28%,其持有的加密貨幣包括比特幣、比特幣現金、以太幣、萊特幣及達世幣。

僅以比特幣現金為例,當時比特大陸持有102萬枚。

“主流幣種都在漲”,一位行業排名靠前的交易所人士表示,比特幣價格的上漲也帶動了主流幣的普漲,并且呈現出比特幣大漲,其它幣種小漲的局面。

在多種利好的共同作用下,比特大陸的利潤也有望得到進一步提升。

“比特大陸內部測算過,如果比特幣價格漲到2萬美元,2020年預計其利潤有望達到30億美元”,一位接近比特大陸的人士提到,眼下的上漲行情對于比特大陸的利潤將非常有利。

早期區塊鏈從業者張珺認為,比特大陸選擇現在這個時機重啟IPO可能有兩種考慮,一是占得先機,二是恰逢其時,比特幣行情回暖,是個好時機。

2

上市執念

“比特大陸之前號稱150億美元估值,但現在市場可能給的估值只有40到50億美元”,上述接近比特大陸的人士透露。雖然業績可能得以復蘇,但從估值的角度來看,比特大陸此時尋求在美國上市,實際上冒著估值大幅縮水的壓力。

即便如此,比特大陸尋求上市的執念依舊非常強。按照彭博社的報道,為了尋求此次在美國的上市,比特大陸大幅縮減了募資的規模,將募資目標定為3億美元至5億美元。這一目標相比去年比特大陸在香港尋求30億美元IPO融資的目標已縮水83%至90%。

實際上,對于上市懷有執念的不僅僅是比特大陸,其他兩家礦機巨頭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為了登陸資本市場也費盡了心思。

自2016年起,嘉楠耘智就曾先后嘗試過登陸A股、新三板、港交所。

2016年,A股上市公司魯億通擬以30.6億元全額收購嘉楠耘智股權,此舉由于涉嫌借殼以及業績和估值問題引起深交所問詢,最終魯億通以國內證券市場環境、監管政策等客觀因素發生變化為由,宣布本次重大資產重組停止。2017年嘉楠耘智嘗試到新三板掛牌,但結果也不了了之。2018年5月,嘉楠耘智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說明書,計劃籌資10億美元;不過去年11月14日,港交所IPO審核公告顯示其狀態為失效,就此,該公司第三次沖擊資本市場的動作宣告失敗。

在嘉楠耘智沖擊港股的同時,億邦國際也在2018年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但2018年12月,該申請失效。不過就在當月,億邦國際二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結果2019年6月21日,港交所披露的信息顯示,“億邦國際”招股書已失效。

在多次沖擊上市失利后,礦機巨頭們依舊屢敗屢戰,比特大陸和嘉楠耘智都曾傳出有意登陸科創板和美股的消息。嘉楠耘智創始人張楠賡表示,各種上市的選擇都有可能性。

為何礦機巨頭們對于上市這件事情有如此強烈的執念?

一位區塊鏈從業者認為,“從各家現在的現金情況來看,基本就是融資需求”。不過對于這種看法業界也有不同的觀點。

錢晶認為,三、五億美元的融資對于比特大陸意義并不大,更重要的目的則是兩個:一個是打造形象,上市成功意味著被主流市場接受;另外就是為了撬動更多后續的資金。他認為,礦機巨頭上市后可以教育傳統市場數字貨幣投資是可以合規合法,吸引更多的投資者關注和資金的,也有利于企業進行轉型。

對于比特大陸來說,轉型的方式到底是在區塊鏈技術領域內繼續深耕,還是押注在AI芯片上?比特大陸內部有過分歧,而隨著BCH(比特幣現金-BTC的第一個分叉項目)核心開發團隊哥白尼團隊被裁撤,AI芯片業務成為了公司內部最后的勝出者。

由于AI芯片和礦機芯片在底層上有一定的共性,比特大陸創始人之一吳忌寒曾表示,比特大陸做AI芯片是自然的選擇,“在高速度、低功耗電路的設計上,我們積累很多,也可以適用。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計算,這就像比特幣挖礦一樣。”他表示,未來五年,AI芯片的收入將占比特大陸的40%。

今年3月份,在以比特大陸CEO王海超、聯合創始人詹克團、吳忌寒三人名義發出的一封內部信中,他們將人工智能芯片放在和礦機業務同等的地位,并表示,未來三五年,數字貨幣與區塊鏈行業的市場空間將更大,人工智能算力的市場空間同樣巨大。

而此次比特大陸為何將目標放在美股市場,錢晶認為,美國畢竟金融市場更成熟,對于新概念的理解上比較快,所以從審批的角度來看,美國在加密數字貨幣監管上走得比較前面,更有利于材料審批。

3

IPO挑戰依然在

對于比特大陸被曝赴美上市的消息,不少區塊鏈從業者態度樂觀。

一份來自區塊鏈行業的調研報告顯示,對于比特大陸重啟IPO一事,88%的被調查者都認為比特大陸能夠得償所愿。

“如果上次不是香港而是直接去美國的話很可能已經成功了。”一位區塊鏈從業者認為,比特大陸在美國上市成功的可能性相對比較大。

一些跡象也表明,比特大陸已經吸取了香港IPO失敗的教訓,在一些方面進行了調整,為接下來的上市計劃鋪平道路。這些調整體現在完善財務制度、梳理公司業務、調整公司治理結構、改革股權結構等方面。

以財務制度為例,曾接近比特大陸香港IPO的高澤透露,比特大陸在香港上市擱淺的原因有多個,其中就包括其財務體系造成的障礙。

高澤表示,當時負責審計比特大陸財務的審計公司在開展工作中發現,這行業比較新,有些內容按照會計準則不確定如何去歸類,比如比特大陸的一些加密貨幣資產就難以歸類和定價,“比如比特大陸自己挖了一些幣,那么這算是它的流動資金還是收入?不知道按照會計準則怎么去給歸類。”

除了自己挖幣之外,比特大陸的礦機銷售之前也允許接受加密貨幣付款,但是由于幣價波動劇烈,難以具體換算成真實的數據。在招股書中,比特大陸的處理辦法是以成本價(在數字貨幣收到時的市場價)計入“其他流動資產”,但是這種處理引起外界的一些質疑。

此外,高澤還透露,過去比特大陸在財務管理上相對比較粗放,甚至有些收入無法提供具體的來源,“他們自己都忘了這筆錢是怎么來的。”

香港IPO折戟后,比特大陸或在財務制度上進行了梳理。比特大陸在上述內部信中表示,“上市的過程讓公司更加透明和規范”。比如,在加密貨幣的收入上,錢晶稱,比特大陸已經吸取了教訓,已經開始按照IPO財務的要求進行規范,“比特大陸早先還有token方面的收入,但是從去年開始,基本上礦機銷售都是純法幣結算了。”

在業務上,隨著投資組合和業務線的擴張,比特大陸也面臨選擇,眼下選擇的結果已經逐漸清晰——從板塊來看,聚焦礦機和AI 芯片業務以及相應的產品和服務。從具體業務線上看,他們成立了螞蟻礦機、算豐芯片、AI算力、螞蟻礦池、BTC.COM、自營算力等業務線。

而此前曾經備受重視的BCH業務被清理出比特大陸體系之外,以獨立公司Matrix的形式存在。至于Matrix到底會做哪些業務,一位Matrix的員工表示,目前業務還在保密當中。

比特大陸兩位聯席CEO吳忌寒和詹克團的路線分歧在香港IPO時期也被視為比特大陸的重大隱患之一。但隨著兩人同時卸任,比特大陸任命王海超擔任公司新CEO,這一隱患似乎得到了部分的解決。

在員工股權激勵方面,此前比特大陸也面臨一些問題。高澤透露,在準備香港上市期間,由于一些中層管理者沒有拿到期望中的期權激勵,一些人選擇了離開,失去這些作為骨干的中層對比特大陸而言是不小的損失。

比特大陸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些問題。此前,有比特大陸的離職員工表示,比特大陸進行了股權改革的行動,給員工重新分配了期權,以提升團隊的士氣。

盡管外界比較看好,比特大陸為重啟IPO做了新的準備,但于它而言,上市依然存在阻礙需要克服。

“比特大陸的上市對于區塊鏈行業來說是很好的示范,但反過來從傳統金融市場看,還是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錢晶認為,首當其中的依然是港交所總裁李小加提出的“上市適應性”的問題。

今年初,據騰訊新聞《潛望》報道,當時正在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李小加公開表示,港交所的核心原則是上市適應性(suitability);他解釋稱,“擬上市公司給投資者介紹出來的業務模式是否適合上市?比如說過去通過A業務賺了幾十億美金,但突然說將來要做B業務,但還沒有任何業績。或者說B的業務模式更好,那我就覺得當初你拿來上市的A業務模式就沒有持續性了。還有就是監管之前不管,后來監管開始管了,那你還能做這個業務,還能賺這個錢嗎?”

李小加的表態被外界視為似有所指,甚至有人猜測這是其針對比特大陸等礦機巨頭在港申請IPO的表態。

2019年4月,發改委發布了《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征求意見稿)》,明確將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列入了淘汰類產業子分類中。對此,比特大陸雖然表示暫時對公司經營沒有影響,但其也承認后續是否會調整經營戰略存在不確定性。

除了業務的問題,另外擺在比特大陸上市路上的障礙還包括宏觀環境的變化,“我們比較尷尬,就盡量低調”,一位比特大陸的內部人士對全天候科技表示。

即便是上市成功,比特大陸需要面臨的考驗也一點都不少。“上市不難,難得是上了以后,股價如何保持會漲或者保住不跌”,一位區塊鏈行業從業者認為,幣價周期性的暴漲暴跌也是比特大陸上市后面臨的挑戰之一。他提到,如果遇到熊市,比特大陸的礦機asic芯片業務毫無抗風險能力,“如果一家公司主營業務無法有效抵抗市場周期性風險,那也談不上保護投資者利益。”

(文中錢晶、高澤為化名)作者:張吉龍 編輯 | 安心

最新資訊

疫情之下,發揮科技和商業的力量 1小時以前  |  5次閱讀

最熱資訊


25选5玩法中奖